www.28823.com

听书|揭开增长率陷阱的面纱务必小心!

时间:2019-09-09 15:1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一书,阅读时间为1月26日2月5日,预计7个工作日读完,建议今日读完本书: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部分内容。 《投资者的未来》这本书的作者西格尔教授通过找出和分析过去半个世纪表现最好的股票来回答长期投资者应该持有哪些股票的问题。本书揭示了成功的长期投

  一书,阅读时间为1月26日——2月5日,预计7个工作日读完,建议今日读完本书: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部分内容。

  《投资者的未来》这本书的作者西格尔教授通过找出和分析过去半个世纪表现最好的股票来回答长期投资者应该持有哪些股票的问题。本书揭示了成功的长期投资股票的特性。

  西格尔教授通过1957-2003年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的数据分析,找出了长期投资中成为赢家的三个部门,它们是卫生保健部门、日常消费品部门和能源部门。前两者占据了标准普尔500指数20家最佳幸存公司90%的名额。

  而且西格尔认为应该投资市盈率最低的股票,投资于增长预期较温和的股票的投资组合,远远强过投资高价格、高预期股票的投资组合。

  西格尔教授在该书中提出了投资者收益的基本原理:股票的长期收益并不依赖于实际的利润增长情况,而是取决于实际的利润增长与投资者预期的利润增长之间存在的差异。

  根据这个原理,不管真实的利润增长率是高还是低,只要它超过了市场预期的水平,投资者就能赢取高额收益。

  杰里米J·西格尔身为沃顿商学院薪最高的教授、美联储和华尔街优秀投资机构的顾问,同时也是一个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坚定的拥趸。他曾准确地预测了2000年美国网络股票的崩溃,沃伦•巴菲特推荐投资者去看他的著作。

  在香港举行的沃顿商学院全球校友大会上,西格尔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时, 西格尔被称为这个世界上顶尖的经济学家之一,他却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正确的经济学家之一。“我经常都是正确的!我希望能够为人们提供投资指导。”西格尔思考未来的方式别具一格,既有对历史深入而广泛的探讨,又不乏冷静睿智的投资分析。

  本书一共分为五个部分,尤其对增长率陷阱讨论的值得大家的深思,作者的发现令人惊奇:投资者对于增长的不懈追求——寻找激动人心的高新技术、购买热门股票、追逐扩张产业、投资于快速发展的国家,常常带给投资者糟糕的回报。

  事实上,增长率本身就可能成为投资陷阱,吸引投资者购买定价过高的股票,投身过度竞争的产业。比如IBM和新泽西石油的对比,比如科技行业的长期投资回报率差强人意。

  增长率陷阱也同样适用于中国这个市场,为什么中国的增长速度最快,但股市投资收益和指数表现是很差的,如果单纯片面地看重增长并付出过高的价格,那么得到的回报将会令大家失望。

  股票长期收益单单是依赖于公司实际的利润增长率吗?答案是否定的,它依赖的是增长率与投资者预期的比较,还有估值因素。比如对预期很低的新泽西石油,但它在一个长期的对比中回报率竟然是高于预期较高的IBM。

  放弃股利而让公司用于再投资会带来更高的回报吗?答案依旧是否定的,股利的再投资策略将会是你的熊市保护伞和牛市中的收益加速器,而将股利交给公司却很有可能被浪费和损失掉。

  科技股是获得暴利的优秀投资品种吗?依旧是否定的,科技行业是生产力的创造者和价值的毁灭者。可以在书中看到很多类似这样的质疑,为我们的市场实践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没有经过验证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约定俗成的观念和理论很容易让我们产生思维的惰性。生活如此,投资股票——作为一项风险很大的投资活动,质疑和验证、批判和审视也是必不可少的。

  西格尔粉碎了传统理念,为那些力图在长期成为赢家的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选择股票的框架。尽管科技创新刺激了经济增长,但它对投资者却不那么“友善”。

  看看那些在低速发展甚至萎缩下滑的产业中拥有数十年历史的历久弥坚的老公司,它们提供的投资收益超过了“勇猛进取”的后来者。许多被认为已经过时的产业部门(比如铁路和石油)事实上击败了市场。

  在关于指数投资这个问题,在传统概念里,指数化投资就是要紧跟指数成分股的调整和变化,投资者至少可以获得与指数涨幅相同的收益,可是他的研究却表明,从1957年标准普尔500指数诞生起到2003年的12月31号,投资标准普尔原始成分股组合的收益率比投资于一只不断有新加入进来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多出25%左右。

  分析结果是:新公司加入所带来的成分股调整只会带来整个市场估值的提高,而不会直接带来投资收益的提高,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因为后来有些科技股加入到标准普尔指数时估值是很高的。

  作者研究了1957年标准普尔指数里面最大、最原始的20只成分股股票提供给投资者的长期收益——假设投资者将股利再投资于同一家公司,并且持有所有的派生股票。(派生股票指的是原来的公司发生兼并或者拆分成两个公司等)。

  结果证明,这前20只股票的收益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后者的投资组合涉及了所有新兴公司和产业。出现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新兴公司的股票估值高了,起码在调入标准普尔指数的时候就已经高估了。而那些传统的企业往往能为投资者提供高额回报。

  作者进一步得出投资者收益的基本原理:指出增长率并不能单独决定收益的高低,只有当增长率超过投资者常常过于乐观的对股价的预期时高收益才能实现。显然,增长率陷阱是投资者通向成功之路上最难逾越的一道障碍。

  另外西格尔预测发达国家的老龄化和发展中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两股巨大的力量会影响到投资者的投资行为,然后在构建未来的投资组合中加入了国际化这个选择,将中国、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股票纳入到投资组合中。

  按照他的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总量将取代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成为世界经济的舞台中心。这也是杰里米•西格尔试图提出的一个“全球解决方案”。

  本书即使对于传统的价值投资者也是一种挑战,不仅仅是把它看做是作者对于自己投资实践的总结、对于投资者未来行为的大胆预测,而更多的是价值分析拥趸者在占据主流投资分析地位后的一次主动的自我批判和自我救赎,是在通过自我否定而不是完全继承的方式去捍卫价值投资的荣誉,这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

  证券市场永远是一个多解的方程式,而杰里米·西格尔的历史研究和论断经得起大家更深入的谈论和思考。

  西格尔通过一些研究对比数据表明:业绩最好的投资往往出现在正在萎缩的产业和发展缓慢的国家。而新兴市场或者是热门科技股并不能给投资者带来厚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合理利用新技术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利益会导致巨额的投资损失?一个简单的原因是:处于对创新的热情,投资者为参与其中支付了过高的价格。

  增长被如此狂热的追求,它诱使投资者购买定价过高的股票,而这些股票背后的产业瞬息万变且面临过度竞争,这些产业中少有的大赢家无法补偿数量众多的失败者。创新的企业家赚到了巨额利润,但是这些收益并没有流向个人投资者。

  让我们来做一个对比,回到1950年,在老牌公司新泽西标准石油(现在的埃克森美孚)和新兴的代表科技的IBM之间做一个选择,两家公司的股利再投资进行一个收益对比。从1950年购买这两只股票并持有到2003年12月31号。

  在每股增长指标上,IBM大大超过新泽西标准石油。在过去50多年里IBM多出后者3%。在这期间,核能并没有像其支持者预料的那样占据统治地位,世界还是主要依靠石化燃料。但是石油产业的市场份额在这段时间大幅缩水。

  1950年,石油产业股票占全美股票总市值的20%,到了2000年已经下降到不足5%。假如有一个未仆先知的精灵在1950年告诉你这些数据,你会把钱投向IBM还是新泽西标准石油?

  当你在53年后开启投资时,你会发现你投资于新泽西标准石油的最初那1000美元已经累计到126万美元。而投向IBM的1000美元现在只价值96.1万美元,比前者少了24%。你会作何感想?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再看下面的数据。

  通过市盈率我们看到IBM的定价远远高于新泽西标准石油,就估值是其一倍以上。而新泽西标准石油的分红率比IBM高出3个百分点。922333.com。如果你投资的是IBM,那么你已经成为了增长率陷阱的牺牲品。

  在53年的时间里新泽西标准石油的投资者每年可以取得14.42%的收益率,而IBM是13.83%收益率,别小看这不到一个百分点的收益,在时间的长河里也会产生巨大的差距。

  那能打败IBM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定价,你为收益所支付的价格和你收到的股利分红。因为定价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它影响到股利的再投资。股利是决定投资者收益的关键因素。

  新泽西标准石油的股利很高,如果将股利再投资可以以更快的速度累积股票——几乎可以累积到原有股票数量的15倍,而IBM只能累积到原有股票数量的3倍,差距就在于此。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